缺肉型小隐形

呵呵  

遗落在电脑深处的脑洞~为什么这么长~锤基~

大锤是一个暴君来着,标配就是杀人如麻,坐拥后宫之类的~爱好就是收集国土,所以四处打仗

洛基只是一个偏远小国家的普通教书人,由于大锤出兵要攻打这个地方,国家征兵,洛基就投笔从戎,踏上了保卫国家的道路~洛基也只是一个读书人,武力值不高,不过非常聪明,很懂得运用技巧,献过几次计,利用自己主场优势让大锤的军队吃了亏刚开始大锤是没出场的,因为小地方所以是派人,以为很快就可以占领,没想到拖了不少时间。

这个时候大锤决定御驾亲征顺便沿途强抢良家妇女妇男啥的,吊炸天的国王,在前线战役被洛基设计引入陷阱,然后坠崖,没死成,就是磕傻了,大锤国家看国王都没了还怎么打,撤兵了,国不能一日无君,很快新国王上任,大锤就被记载史册遗臭万年了~

然而呢在崖底的大锤已然过上了原始动物的生活~被无良奸商发现的大锤被当成稀有物种带进城拍卖,大概是当成史前猿人之类的,毕竟已经傻了~然后有人为了讨好洛基、看洛基男不要女不要钱不要,就喜欢养点宠物啥的,得了,花大价钱拍下,连夜就把大锤洗白白送进洛基府里~洛基表示我是清官,不收礼,对方也能啊,就说自家养的,感觉养不活,听说洛基善养宠物,就给送来了,然后洛基一看大锤吓了一跳,这不是个人吗,但是仔细研究一下发现确实很一般人不太一样,毕竟没有人会一直四肢着地蹲在地上~(这里的洛基好善良,好奇特)

然后洛基就把大锤养了起来,给他吃喝,教导大锤说话,一直告诉大锤,你是人,不是动物,要站直,信我,站直不会摔倒,吃饭拿筷子,不要开心就舔人,也不要一洗澡就光着身子往外跑~时不时洛基还要维持秩序让家里的猫猫狗狗和大锤不要打架,总之还没嫁人(?),已经把当娘的心操碎了~

大锤教化良好,已经会语言表达,特别依赖洛基,占有欲一比那啥~家里哪只狗啊猫啊被洛基抱怀里撸毛,事后都会被大锤一脚蹬飞~洛基养的花花草草也被大锤薅光了,完全就是混世魔王~

后来呢,大锤的发情期没到,家里猫猫狗狗到了,在一次午后,大锤目睹了前天和他打架的一只小公狗和一只小母狗,呃,那啥~大锤蹲在那看了好久

人家狗狗都散了,大锤一直蹲着,直到晚上洛基下班,洛基伸头一看,大锤脸红的和当晚夕阳一样,大锤一把拉住洛基强烈要求要和洛基生汪~

洛基就傻了,这都什么鬼,生🐶是什么,大锤也不多说就把裤子脱了,拉着洛基就要往地上跪~大锤还一直念叨,我就喜欢你,我觉得你也喜欢我,咱两以后一起,你把那些狗狗猫猫都赶走,我一只就够了,我以后一定听你话~大锤就狗狗眼看着洛基啊,洛基没忍心,再看看大锤那顶死牛的硬度,认命的蹲下来,就帮他撸,大锤想脱洛基衣服,一直舔洛基,结果洛基也被撩拨的不行不行的,就让大锤帮他~大锤那一爪子下去~结果洛基捂着裆就躺倒了(吃了没经验的亏,毕竟大锤已经很久没有自摸了)~总之这次两个人都不太美好,一个没满足,一个担心自己这辈子站不起来了~

自从大锤接受了X教育后,每天都火急火燎,总想对自家主人干点啥啊,洛基一方面是下面还隐隐作痛,另一方面和自家宠物在一起放飞自我有点太玄幻了,就躲着大锤,大锤心里苦,接着就满屋子堵人~堵到啦!打开腿啊,往上怼!一宠一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并没有)

洛基自己也很纠结,大锤吧长个人样,但基本不干人事,平时粘着自己,心里也对大锤有了喜爱和依赖,可是大锤失忆这件事想忽略也是不可能的,如果哪一天他想起来自己是谁,会不会毅然抛弃这段时间的感情,洛基不敢想,但是赌了一把,至少现在他和大锤还挺幸福的~

(又到洒狗血的时候了)快乐的日子过得很快,洛基和大锤的关系被有心人看在眼里,调查发现了大锤的真实身份,就举报了(打小报告的人干事?),说是洛基窝藏敌国国王,这是要造反啊!其目的就是看不惯洛基位高权重(而且长得比自己好看)。

洛基万万没想到啊,原本只是慈善,结果官位没了,性命难保,而且自己断不能看着大锤也跟着死啊。洛基极力争辩,将大锤掩在身后,说是两国交战后签订了和平条约,没有理由杀了大锤,应该遣返回国,以示交好。国王有自己的小九九,洛基声望一直很高,立功之后也是鞠躬尽瘁,帝王本就多疑,不能杀了洛基,不得民心,正好借此机会杀杀洛基的锐气,至于大锤,送回去比死在这里要强,自己不杀,回去后肯定也是必死无疑,就顺水人情,毕竟最终折了洛基的翅膀,让洛基知道安分才是重点。

洛基功过相抵,国王念在洛基才华横溢给了个好听不实用的闲散官位,官方说法是给你时间反省错误,时机到了可以调回来啊哈哈哈(其实就是你就在那养老吧,别瞎蹦跶了)大锤就强行被拖走了,遣返回国,场景太凄惨不描述了……

洛基算到了自家国王心里的想法(很明显是想借别人手杀大锤),拜托了非常信任的朋友以及朋友的男盆友(对!就是想给盾冬强行加戏)一定要救走大锤~双方在路上交战,大锤看热闹,但是躺了枪,又撞到了头(命途多舛的脑袋)大锤就不负众望的找回了记忆,那个战斗力爆表,头脑冷静,理智腹黑的锤哥又回来了!无差别攻击后,盾冬表示很懵逼,到底谁要保护来着,难道不是自己?只能目送锤哥酷炫离去,即使巴基提起洛基,锤哥也是冷酷的表示那谁?就走了~

盾冬就回去把锤哥恢复记忆的事和洛基说了,洛基一听,自己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交出去了一颗心一个人,还是没能收回~走了干净~走了至少安全了~走……了,就别再让爷碰到!不然捅死你个负心汉!(洛基怎么可能自怨自艾,分手快乐呢,肯定会做个娃娃标上锤哥的名字,天天扎下半身啊)

锤哥自己也挺混乱的,倒不是想不起洛基,只是一时间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撞傻期间的记忆还在,过去的记忆也回来了,自己怎么能傻成这样,怎么会对一个普通的男人言听计从(哪里普通,可好看了!)想想真是好羞耻,但是心里的喜悦是不能撒谎的,想到洛基就觉得好想干点啥啊~但是当务之急要回去,把自己失去的全都拿回来,那些个儿女情长,一定都是错觉!

锤哥就回国啦,各种阴谋诡计,各种明枪暗箭,终于夺回了王位(给继任的国王点蜡),重新过上了传统暴君的生活。只是提不起征战的兴趣,收集国土的爱好也没有了,日日思基不见基,一脸懵逼。左思右想,还是太想,还是抢回来,也许天天看着就不那么喜欢了(一定会更喜欢的,小傻瓜~)

抢人到底哪家强,锤哥笑而不语,总之就把人用非正常手段抢过来了,看着五花大绑的洛基,有点兴奋啊,洛基呢一直在猜测,以为国王终于要向他动手了,用藏在袖子里的刀片磨了一路的绳子,说什么也要抗争一下,坐以待毙可不行,结果眼罩一掀,这不是我前任吗!我刀呢!我要抹了他别拦我!锤哥看着洛基这么活泼(其实是在拿刀片磨绳子),果然还是太想我了(锤哥神奇的脑回路)~锤哥一脸我懂的邪笑无疑是给洛基加了红蓝双buff,洛基很快磨开了绳子,解开了封印。

先是一记长拳,锤哥捂着左眼后退,还没来及反应,洛基踢出了断子绝孙脚,锤哥堪堪躲开,惊得一身冷汗,然后刀片伺候,锤哥一把攥住洛基的手,顺便撩翻了洛基~此处应有复合炮,但是锤哥坚持认定为“你对我有点吸引力,也许征服了你,这种感觉就不存在了,我不允许自己有弱点”的鉴定炮。

这种中二极了的观点无疑将洛基心里对于锤哥那点小思念打碎了,这个趴在自己身上耸动的男人,用着自家爱宠的脸,说着冷酷的话,用力的撕扯着自己,心碎了,不会再爱了!

锤哥打脸也是来得很快,什么鉴定炮根本不成立,就跟上瘾一般,他没有办法放洛基离开,尽管洛基想尽办法逃走,甚至不惜激怒他,他只能将满腔的的怒火发泄到洛基身上。

(这种关系真是不健康啊,囚禁什么的)洛基的失踪在自己的国家引起了骚动,国王命人散布谣言,洛基是有罪之人,前有容留敌国国王的罪行,念他为国出力,给他反省的机会,却趁机逃走,分明是要造反!(国王你丝毫没有安全感,要是洛基只是出去旅个游呢)总之贴出告示,要通缉他,生死不论。

巴基不信,暗中调查后,掌握了洛基的行踪,带着自己男盆友(讲真,盾冬真是全程秀恩爱)潜入大锤的城堡,找到了被囚禁的洛基~洛基看到了好友心里非常开心,又看到了好友的男盆友,别人家的男盆友真讨厌啊!

营救工作进行的不顺利,洛基没有飞檐走壁的功夫(讲道理,洛基是做文职的),盾冬很难神不知鬼不觉将洛基带走~正在策划时,锤哥就回来啦,洛基为了不让锤哥发现盾冬,假意和锤哥聊天,说着说着突然就想到原来他也是这样和大锤聊天,那个时候,大锤还会把头放在洛基的腿上,让洛基撸毛,洛基想着便笑了出来,就说原来啊你是傻的,我养了你,那时候你什么都不会,连站也不会,但是我很喜欢,现在的你太聪明,太完美,可是我恨不得杀了你!

锤哥有点触动,这些日子不愿多想的事情又重新在眼前摊开,他对洛基到底怀着怎样的心思,自己这么执着于留下他,单单是因为身体上的契合吗,还是因为这个给予他爱和包容的人已经在他心里有了无比重要的位置,

看着洛基漫不经心的说着要杀了他,锤哥才意识到自己错过了挽回洛基的最好时机,在可以道歉卖萌可以取得原谅的时候,囚禁他,侮辱他,是自己一点点将这段关系亲手终结了。



(我自己看到这也很迷茫,我是受了多大刺激停在这=_=)

评论(8)
热度(12)
© 呵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