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肉型小隐形

呵呵  

过敏症之恋(ABO,盾冬小番外,迟到的生快,预告炸到现在,我好清醒!)

(谜一般的一章就有番外)


前情提要:洛基在去婚庆公司时耽误了些时间,其真正原因竟然是来了一位神秘顾客

“我有故事,你有牛奶吗~”



洛基在送走一位屡次相亲失败的alpha 后,急忙收拾东西,准备去和婚庆公司商量婚礼细节。心想着这个屡次失败的alpha 身材好,相貌佳,品行端正,按道理说根本是抢手货,可是提出的对另一半的要求实在是苛刻,条条框框,细致入微,洛基一度怀疑他不是来相亲,是来寻人的。每次接待他,都费尽唇舌, 奈何对方完全听不进去,看着他例行公事般的往返婚介,真想劝他,不如把钱省下来,也许多少年后男朋友可以定制。(tony打了个喷嚏)

正当洛基还忙碌在将资料整理归档时,一个人悄无声息地站在他面前,洛基闻到一阵牛奶的甜香,似有若无掺杂着葱油饼的气味,还加了鸡蛋那种。洛基抬头,对上一双明亮清澈的绿眼睛,略长的中分,胡子没有清理干净,有些不修边幅,背着个脏兮兮的书包,暗红色的卫衣,右手正在机械的将手中葱油饼往嘴里送,左手插在口袋里,洛基停顿了几秒,拿出专业素养,亲切的问,

“小朋友,放学怎么不回家啊”

来人停止了进食,看着洛基的眼睛,“我是来找合适结婚对象的,还有我成年了…”

洛基干笑了一声,点了点头,拿出个人信息登记表,“我叫洛基,请坐,喝点什么?”

“牛奶”,

洛基将牛奶放在来人的面前,“那我们就开始吧”,说着啪嗒一声按开了圆珠笔,

“姓名…”

“Winter"

"性别…”

“男”

“亚性别…”

“omega ”

“家庭住址…”

“你们公司左转弯中心公园”

洛基停下记录,“你确定是公园,不是公寓?”

Winter点了点头,“我才到x国,没有地方住…”

洛基心头一跳,眼前坐着的人,原来是个偷渡客!微笑中,洛基拿起了电话,“稍等,”

Winter仿佛洞察了洛基的意图,劈手夺过电话,将电话捏碎,“别报警,我…有原因…”

洛基震惊Winter的怪力,定睛看才发现,Winter的左手是闪着金属光泽的假肢,

“你的情况婚介解决不了,警察也许能帮到你……况且我快下班了……”,洛基内心同情,但是真心不想接手这种大麻烦,手中这种麻烦一个就够了……

“我是个有故事的人……”Winter有点焦虑,皱着眉头看着洛基,带着若有似无的水汽,连信息素的牛奶味都不甜了,

“看出来了……”洛基心中叹息,同为omega,还是无法抵抗渴求的眼神,“你说说看……”

“故事发生在很久以前……”Winter眼睛里闪着光,感激的望着洛基,

“能不能长话短说……”洛基心中哀嚎着,

“我曾是一个被拐卖儿童…”Winter言简意赅,“我逃出来,回到这里,是为了找到家人……”

洛基收起了心中得那点不耐烦,这才认真起来,“警察也许帮助更大,婚介真没想象中那种寻人功能,”

“我知道,去了警局,说是要立案,问了几个问题,我的头可能受过伤,能记起的内容很有限,没有有价值的信息,几天后就要被强制遣返了,我就跑出来,自己找……”Winter舔了舔嘴唇,不安,洛基感受到他的硬朗外表下的茫然无措,

“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呢?帮你办假证?”洛基苦恼的想着办法,“或者……”

洛基和Winter眼神交汇,心领神会,异口同声,

“看医生!”“去结婚!”

毫无默契…

“只要找个人结婚,我就能留在这……”Winter一脸坚定,

“你从哪听来可以这么办的,”洛基哭笑不得,不得不说,这种方法直接了当,一劳永逸,但是真爱至上好嘛,婚姻这么马虎,真的没问题吗!

“桥洞下……我还到移民局问过,差点被捉起来……”Winter一脸骄傲,“我跑的快,没追上”

洛基无语的看着他,“我承认这个是可操作的,但是现在人找伴侣越来越挑剔,况且你还没户口…”

“洛基,我有必须留下的理由……请你……帮我…”在Winter楚楚可怜视线加持下,洛基举了白棋。

Winter看着洛基逐渐软化的表情,说起了自己的遭遇。Winter的记忆从十岁左右开始,那天他一睁开眼,头痛,手臂痛,晕眩,眼前站着一对中年人男女,叽叽咕咕说着他听不懂的话,还有一个高壮的少年,眼神呆滞,嘴角边还有白沫,衣角一边没有塞进裤子里,时不时还用胳膊擦鼻涕。

看着Winter清醒,中年男人用蹩脚的英语说,“你醒了?老实点…别想跑…不然…”

“我是谁?”Winter疑惑的看着他们,打断男人接下来的话,

中年男女交换了一个眼神,“你是思壮夫斯基的未婚妻,”拍了拍旁边的少年,“我们抚养了你,你不记得了?”

Winter摇摇头,手触到头上的绷带,疼,“那我叫什么,为什么你们说话我听不懂?”

“你掉下山崖摔坏了脑子,听不懂我们说话很正常,而且手臂也断了,等伤口长好,给你装个假肢,”中年男人一脸确信,“你的名字吗,就是…就是…Winter…”目光从窗外的皑皑白雪处收回,“你好好休息,”说着带头走出屋子,

那个高壮少年,最后离开屋子,嘿嘿傻笑着,突然奔过来摸了一把Winter的脸,“媳妇儿~”,接着被旁边的中年女人拉走,女人满脸尴尬的回头解释,“你们打小关系就好,你睡吧,不吵你了…”留下年幼的Winter顶着一脸的鼻涕,坐在屋子里不知所措。


洛基打断Winter 的回忆,“这些都漏洞百出,你都不觉得有问题吗?”

“那时候脑子不清楚,我还只是个孩子啊……”Winter撸了一把头发,“而且一家人对我还算不错,但是现在想想,都是为困住我…”

接下来的十几年,Winter逐渐成长,高大健壮,一点不像个omega,还是干活的一把好手,长相英俊,虽然有点高冷,但是仍旧很多小姑娘看着他红了脸。长达十几年的洗脑,Winter完全接受了自己要嫁给一个傻乎乎,还喜欢把鼻涕往自己身上抹的人的事实,实际上内心的那点抵触,在看到年迈的养父母殷勤关爱的目光后,也就一声叹息了。眼看着Winter的第一次发热就要到了,他要嫁的人却在山里被熊拖走,看着白雪覆盖的大山,安慰着撕心裂肺哭泣的老夫妻,Winter心中五味杂陈。

日子一天天过,他本来下定决心要照顾养父母终老,结果一天干活回家,路过老两口的屋子,昏暗的灯光从门缝照射在Winter身上,

“还是卖了Winter吧,那相貌也是招蜂引蝶,没被标记都不会听话的,留着没用……儿子都没了……”养父叹了口气,“本来就是买的,这下好了,帮别人养了,这么大也卖不上价了……”养母抹着眼泪,没有说话,笼罩在丧子的悲痛里,只能软弱的哭泣。

这段话信息量太大,Winter手脚发凉,回过神来时,已经站在养父母的房间内,攥紧了拳头,

“我是从哪来?”Winter面色阴沉,养父母被迎面而来的肃杀之气吓得不敢说话,

“是哪?!”说着抬手击碎了身边柜子上嵌的玻璃,两个老人发着抖,说出了出售人的地址,目送着Winter拿着家里的猎枪,冲出屋外,养母这才哇的一下哭出声来。


“接着呢?”洛基好奇的问

“端了他们的老窝,问出了我是在x国拐来的,放了几个被绑架的omega,”寥寥几句话,洛基听出了艰难,“还有别的吗?”

“绑我的人提起,我被拐走那天,本来还有一个男孩,很瘦小,金发,被发现是个alpha 后被扔下了,没有带走,”Winter思索着,

“总算是有个线索,这个人很可能认识你,”洛基推理道,

“也许,总之,我要留下来!”Winter满眼希望,

洛基瘫在椅子上,捂着脸,“干完你这单生意,估计我就要失业了!”

说着掏出纸笔,洋洋洒洒写起来,

“按我写的背,我会安排密集的相亲,普遍撒网,就看你能不能捞条鱼了。”

TBC


PS:盾鱼上线中~下一发就能相认啦~其实那个条件苛刻的alpha 就是大盾~
PPS:设定中有些不合理,比如偷渡者方面,还有关于亚性别生下来就知道,省掉了分化的设定~吧唧作为反拐英雄,告诉我们,要保护好自己!(强行正能量)










评论(8)
热度(73)
© 呵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