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肉型小隐形

呵呵  

new friend

文笔练习,希望能慢慢写出我心中他们的样子,略矫情小言风(大概),清水


不管是70年前还是70年后,史蒂夫都能保证正常作息,晨练、早饭、接触新社会,或是在超市打折时多买一打鸡蛋,对于来自收银小姐抛来的媚眼和邀约的暗示抱歉一笑。


偶尔会遇到认出他的超级英雄粉丝,其实他挺怕的,毕竟还是不能自如应对现代生活,尤其其中有些姑娘还呼喊给他生孩子,说真的,这事很重要,史蒂夫尝试一本正经告诉姑娘关于婚姻和孕育下一代的重要性,后来他就放弃了,因为他听到了有姑娘呼喊要给雷神生锤子,“我也许还需要适应”美国队长乐观安慰自己,顺便把网络学习时间延长了半了小时。


快乐的90岁的美国队长最近遇到了很多烦心事,当然不是弄坏电脑或者是尝试修空调时空调掉了下来,这都是小问题,“我可以克服”看着空调零件散了一地的美国队长心想。


然而最大问题在于他70年前好友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他曾经看着他坠落,痛苦,忍耐,怀着思念沉入海底,醒来后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他以为他一无所有。然而一场打斗中,那个满脸抗拒的被称为冬日战士的残忍杀手俨然有着和他死去的好友一模一样的脸。


“巴基?”史蒂夫有点颤抖,带着不确定,更多的是想把他抱紧的冲动,然而还没有来得及实施这个冲动,“谁他妈是巴基?”史蒂夫顿住了,感觉自己因为激动而加速流动的血液突然静止,“他不记得我了…”史蒂夫并没有来得及更多感叹,冬日战士的攻击如狂风一样袭来,凌厉的,冷酷的,果断的,机械臂闪着嗜血的光,手中的刀直逼要害,史蒂夫不再攻击,他忘记了格斗技巧,一味只是防御,他脑中充斥太多疑问,巴基这些年去哪了,为什么会成为九头蛇的杀手,为什么他好像完全不记得自己,那条机械臂是怎么回事,他无法思考,直到他被警察瞄准,他才意识到他再一次没有抓住他的手,哪怕这一次巴基想杀了他。


史蒂夫可以确定那一定是巴基,尤其在红发特工向他介绍并且一再强调冬日战士的危险后,“我不能放弃他,我没有一切时,我还有巴基”,史蒂夫蹙着眉,坚定的说,“我会把他找回来,哪怕他不记得我”,没有人接话,史蒂夫不愿意去想大家看他的眼神中的到底包含了什么情绪,他只知道他现在迫切希望再次找到巴基,已经不能再失去了。


重逢比想象中更快,史蒂夫和冬日战士在拆了一架航母后,美国队长再一次拯救世界和平,代价是被冬日战士他的友人巴基揍肿了脸,并且在冬日战士怒吼“你是我的任务”后,真诚并且深情表白了自己的感情“那就完成它,因为我会一直陪你到最后”,气氛佳,音乐美,冬日战士顿时停住了狂暴模式,眼睛带着水汽,像是准备哭一场,震惊又充满疑惑的望着美国队长,分崩离析的航母终究无法承载两人,冬日战士扣住一根横梁后看着美国队长,那个一直喊他巴基,要陪他到最后的人,向海面坠落,这场景似乎很熟悉,但又好像不是如此,“我不想他死,他要活着”冬日战士像是接受了新的命令,义无反顾的坠入海中将昏迷的美国队长拖出水面,确认了他在呼吸后,冬日战士并没有做过多停留,他需要思考和确认,眼下这个躺在地上的男人对他造成了很大影响,他第一次不想完成自己的任务,第一次想去相信一个人。


醒来后的史蒂夫再一次失去了他好友的消息,生活仍旧有规律的进行,只是少了晨练、按时的早饭、新生活的适应,史蒂夫在寻找,利用一切信息,他没法让自己心平气和再去超市排队买打折的鸡蛋,更多时候他开始喜欢坐在街边的椅子上望着来往的行人出神,有时候为了不让自己这么奇怪捧着本子假装在写生,他知道这种方法太愚蠢,巴基不可能这样出现,可能巴基在任务结束后已经被回收,再次忍受洗脑和冰冻,他每一天都会有吧唧下落的新猜想,每一次都把自己吓到。


这是一个午后,也许以后会列为美国队长最喜欢的午后第一名。史蒂夫正在本子上随意勾勒出一些简单的线条,也说不出是要画什么,“我记得你原来画过我“,一个低沉的声音,好像因为长久没有说话,还带着嘶哑,史蒂夫回过头,巴基穿着脏兮兮的连帽衫,带着一顶棒球帽,手插进兜里,刻意隐藏了机械手臂,脸上少了些戒备,多了一些拘谨和不确定,史蒂夫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眼睛里的光彩让巴基恍惚,接着史蒂夫激动的站起来,没有顾忌打翻了本子,准备去拥抱他的巴基,刚刚回过神的巴基退后了几步,阻止了史蒂夫进一步的动作,抬头望着史蒂夫的眼睛说“我去了纪念馆,确认一些信息,也许你是对的,但我能想起的很有限…”,史蒂夫张了张嘴,还未发出声音就被被巴基打断,“我和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很不同,他显然更……正义”,巴基没有再看史蒂夫,低下头像是陷入了什么苦恼,史蒂夫没有走的更近,距离让现在的巴基感到安全,他几乎是笑了,“我其实和美国队长也不太一样”巴基抬头疑惑的望着他,“美国队长大概算是道德模范之类的”,史蒂夫苦笑着,“可是我本人是个混蛋,始终让他为我担心,他不得不照看我的周围,遇到危险时我也没能救他,他这辈子最倒霉的事可能就是遇见我”,“可是我不能放开他,我是个自私的混蛋,我得着看他,陪他去未来,感谢你把他带回来”,史蒂夫有一点哽咽,巴基失忆让他痛苦,这时刻提醒他巴基遭受的苦难,他不怎么在乎巴基到底是否能记起多少,他只是忐忑,害怕面前人突然又消失在熙攘我的人群中,无从找起。


巴基眼中仍是迷茫,史蒂夫有些失望,虽然他预想到了这个可能,正想继续说服巴基,突然巴基慢慢的将右手伸到他面前,飘忽的眼神仿佛是做了什么决定,“我原来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美国队长的战友,当过一段时间的冬兵,记忆很乱,现在可能叫巴基,很高兴认识你”,史蒂夫一愣,笑的像个得到糖果的孩子,紧紧握住巴基伸出的手,“我叫史蒂夫.罗杰斯,职业是美国队长,是巴基的好友,很高兴认识你”。


也许你是那条街的一个过路人,那你一定会看到一个金色头发带着温暖微笑的男子在和身边冷冰冰的黑发男子说着什么,时不时黑发男子会抬眼看看身边说笑的人,你就会觉得没有人比他们更合适了~


评论(2)
热度(13)
  1. 玅玉律呵呵 转载了此文字
© 呵呵 | Powered by LOFTER